土豚优化

北漂族,我们都是北京纹身鱼

小七 141 0

        “把我的手稿收好,哪一天我挂了,你就发了!”纹身师墨云笑着将纹身手稿递给我,这中间有最早的一批北京纹身图案。

      纹身师墨云是我们北漂族中的一员,80后的他,自幼酷爱绘画,曾从师于中国著名书法家画家林翰,后又走访各地名师受教,专攻中国水墨画。然而,在这个艺术家只有死了才值钱的时代,他只能以纹身作为谋生的职业,他现在的画作只有这些纹身手稿了。


北京纹身

      其实无论是纹身还是绘画,都是艺术的一种表现形式,只不过一个画在纸上一个纹在皮肤上,一个是被社会认为高雅的主流一个是被打压的边缘。来他这里纹身的顾客,以社会两极的人士居多,一种是关注不足需要纹身来吸引眼球,一种是个性十足不在乎别人怎么看。真正的中产阶级来这里纹身的不多,纹的部位十分隐蔽,纹的图案也十分含蓄。

      看着他们纹完后看着镜子里的图案左盼右顾心满意足的样子,不由让我想起花鸟虫鱼市场的“纹身鱼”来。一条条色彩斑斓的热带鱼,被纹上了“招财进宝”、“一帆风顺”、“恭喜发财”等“吉祥”汉字,或者花草、彩虹、菱形等“美丽”图案后,立即身价倍增。

      鱼游大海,鸟飞长空,这是生物的本性,但现在这些“纹身鱼”却被装在水缸里供人欣赏,还被人用激光雕刻上为主人祝福的字词。一切的原因,都只是因为它们是鱼,不可能行使自己的主张。在强势的人面前,它们只能在有限的水域里慢悠悠的游着,有着温暖的水体和不愁的美食,这一切都是以失去自由换来。

      其实人又何尝不是如此?在更强势的“人”面前,北漂族都是“北京纹身鱼”,工资被增长,工作被就业,通讯被合同,应酬被喝酒,生活被潜规则,水电被涨价,楼市被……哪一样我们能够掌控,那一天我们能够不被动呢?

      要说有不同的话,鱼纹身后还能身价倍增,获得更好的照顾。北漂族无论你纹不纹身,你的生活都被装在一个叫“首都”的玻璃缸内,有些无形的玻璃板总让你的空间有限。

      我们都是“北京纹身鱼”,所以又叫“北漂”。